更多精彩

《四柱彩票首页》2655小九打屁股

2019-06-09 22:27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庆兔兔 阅读:7

2655-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五小雨转阴天21℃~18℃客厅早晨温度26℃ PM2.5-18一天晴,一天雨,一天热,一天冷。

又是一夜的雨,我们出去的时候,雨还在稀稀拉拉地下着。

庆兔兔站在凳子上,庆兔兔在柜子上找东西。

我问:“你在找什么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我要找绿油膏。”

柜子上没有绿油膏。

我问:“你是不是放在其他地方了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没有呀。”

卧室里没有,我来到茶几跟前。

庆兔兔用手摸着头说:“绿油膏在茶几上。”

庆兔兔坐在沙发上,庆兔兔把右脚放在沙发上。

庆小兔小心翼翼地把右脚后跟的创口贴撕下来。

庆兔兔的脚后跟的伤口显露出来,一块有指甲盖那么大的红色创面。

庆兔兔用手指着说:“外公,我昨天把创口贴撕下来的时候,我的伤口还在流血呢?”

庆兔兔往伤口上抹绿油膏,庆兔兔拿了一块新的创口贴。

爸爸说:“创口贴不要天天贴了,你穿上袜子,就不会磨出血了。以后时间长了你的脚后跟就会磨出老茧,这样以后你就不会再磨破了。”

庆兔兔问:“老茧,爸爸,什么是老茧呀?”

爸爸说:“老茧就是很厚的皮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的脚后跟已经没有皮了。”

爸爸说:“每一个人都会脱皮的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怎么没有脱皮呀?”

爸爸说:“你脱皮的时候,你可能没有注意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注意了,我没有看见我在脱皮呀,脱皮脱在哪里我也没有看见。”

我没有说,因为爸爸说的没有错,但是爸爸说的不够科学,也可以说不够严谨,我不想让爸爸产生尴尬。

今天庆兔兔从冰箱里拿出来一个药瓶。

我问:“庆兔兔,你在吃什么药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我是在吃锌。”

庆兔兔和爸爸走了,我打开冰箱看,冰箱里放在类似的药瓶有七个,都是一色的英文字母,而且每一个瓶子上的标签都不一样。

今天庆小兔吃提子没有再吐出来。

庆小兔在吃柚子,柚子我都掰成小块。

突然庆小兔把嘴里的柚子吐了出来。

爸爸说:“小九,你怎么把柚子吐了,你是不是想讨打屁股呀?”

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要把打屁股挂在嘴上,为什么要打屁股,为什么要用打屁股去吓唬,为什么不以讲道理为主。

庆小兔看着爸爸,庆小兔举起左手,庆小兔往自己的屁股上打了一下。

庆小兔看看爸爸的表情,庆小兔又在自己的屁股上打了一下。

爸爸笑着说:“爸爸也没有说要打你,你怎么自己就打起自己屁股了。”

要吃饭了,姨爹把电视机关了。

庆小兔突然发现没有声音了,庆小兔绷着脸,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。

姨妈说:“要吃饭了,吃饭了大家都不看电视。”

庆小兔生气地斜着眼睛看着姨妈。

姨妈说:“大家都不要看他,他现在就是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的。”

很快庆小兔不生气了,庆小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庆小兔拿起勺子在吃饭。

其实庆小兔不是经常看电视,庆小兔只是看动画片十分用心,其他电视节目庆小兔只是偶然瞄一眼。

三只小狗已经的爬出了狗窝。

其中深褐色的狗已经可以走的很好。

白色的小狗和深褐色的小狗在打斗,庆小兔蹲在一旁用手指着小狗,大毛迅速来到庆小兔和小狗中间。

我连忙用脚把大毛隔到一边,大毛朝着庆小兔看看,大家都不理睬大毛,大毛灰溜溜地走到一旁躺下来,不过大毛还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庆小兔。

姨妈给庆小兔念识字大卡,一会庆小兔咚咚咚地从屋里出来,庆小兔手里拿着一张识字大卡。

庆小兔嘴里喊着:“鞋,鞋。”

庆小兔手里拿着一张鞋的卡片。

庆小兔把卡片给我看,庆小兔说:“鞋,鞋。”

我问:“小九,你穿的鞋呢?”

庆小兔抬起脚,庆小兔让我看他脚上的鞋。

我说:“小九,你让外婆看看你的鞋。”

庆小兔马上就去找外婆。

庆小兔举着识字大卡说:“外婆,鞋。”

外婆说:“哦,我们小九知道这个是鞋呀?”

庆小兔又抬起右脚,庆小兔把脚抬的高高的。

庆小兔一个手指着自己的鞋说:“外婆,鞋。”

庆小兔身子一下在往后倒去,庆小兔放下脚,庆小兔连着往后踉跄了好几步。

外婆连忙用手在庆小兔后边护着,庆小兔没有摔倒。

庆小兔还在说:“外婆,鞋。”

外婆说:“外婆知道小九认识鞋了。”

庆小兔要骑健身自行车,我把庆小兔抱上去。

庆小兔坐在自行车的弯梁上,庆小兔用脚去踩自行车脚踏板,自行车脚踏板转了起来,自行车脚踏板被踩了下去,庆小兔的屁股被转上来的脚踏板顶住,我帮着庆小兔把屁股躲开脚踏板,庆小兔换了一个脚去踩另外一个脚踏板。

我说:“小九,这个自行车是给大人用的,你用不好,我们回来去骑哥哥的自行车,”

庆小兔不愿意从自行车上下来。

今天晚上爸爸接庆兔兔放学,爸爸就直接把庆兔兔送到到市里上补习班。

上完数学课,妈妈爸爸再和庆小兔庆兔兔一起回来。

吃过晚饭姨妈带着庆小兔出去玩。

还没有一会功夫,就看见庆小兔一个手捂着头跑回来,庆小兔嘴里喊着:“下雨了。”

雨点很大,就是一分钟的光景,雨马上烟消云散。

接着就是庆小兔跟着姨妈外婆一起去江边散步。

庆小兔在江边不是散步,庆小兔是在江边跑步。这个天,江边散步的人还是川流不息。

外婆看见很多我们厂原来的一些老同事。

外婆的记性超好而且不是一般的好,外婆可以说出大部分厂里人的姓名和他们家里的人。

特别是同年龄的人,外婆可以如数家珍。

树倒猢狲散,我们厂的拆迁,让一下熟悉的面孔各奔东西。

长江边成为人们积聚地,很长时间没有看见的身影在这里都可以偶见,见面外婆总是免不了家长里短。

外婆试着要庆小兔喊人。

只要外婆说,庆小兔就一定会喊。

外婆离开跟别人道别,庆小兔也会伸出手再见,庆小兔嘴里还说:“拜拜。”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